想起了我那家乡的【肉夹馍】
发布时间: 2017-12-15 09:12:41 | 215 次浏览 | 分享到:
我有个习惯,遇事爱联想,这习惯从小养成的,一时半会儿还改不掉。来南非后,这毛病更改不了,看见南非的这,不由就想到中国的那,看见南非的针,就想到中国的线。由于联想多,常常晚上失眠。有时也做过试改,但越改越糟,就象...

我有个习惯,遇事爱联想,这习惯从小养成的,一时半会儿还改不掉。来南非后,这毛病更改不了,看见南非的这,不由就想到中国的那,看见南非的针,就想到中国的线。由于联想多,常常晚上失眠。有时也做过试改,但越改越糟,就象女人脸上画了装,改了这边就轻了那边.
   某日,在约堡东门附近,开了一家麦当劳快餐店,中午我去吃饭,刚吃了一口,就听到旁边有异样的响声,侧头一看,一男一女,两个老外正在亲热。男的钩着女的头,女的抱着男的腰,两人嘴对嘴,你吸我呼,我呼你吸。声,正是从这发出的,两人亲的有滋有味,吱-吱吱-吱,最后一声特别的长。
   在南非,这事见多了,我又摆正了头型,继续吃着麦当劳。这时,响声停了,先生说话了;“麦当劳真好吃啊!”口气里夹着由衷的赞叹。我不太懂英文,但这句话我听懂了,哦,原来是为吃上这麦当劳而庆贺。既然好吃,你就甩开腮帮子吃呗,何必做出这举动,真是,想亲热还要找个理由,这麦当劳又不是美味佳肴,更不是什么动情之物,就是吃个快餐,哄哄肚子,吃了不饿而已,如此也要庆贺一番,这老外真是...



上一篇: 油茶
下一篇: 买花、喝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