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笔名
发布时间: 2017-12-15 09:21:57 | 223 次浏览 | 分享到:
我一直想给自己起个笔名,用笔名来作文章,用真名大姓来做生意。两个名字一个人,各自都有着不同的用场。谁爱当我是谁我就是谁,这样也给生活平添了一种乐趣,何了而不为呢!     做生意追求利...

我一直想给自己起个笔名,用笔名来作文章,用真名大姓来做生意。两个名字一个人,各自都有着不同的用场。谁爱当我是谁我就是谁,这样也给生活平添了一种乐趣,何了而不为呢!
    做生意追求利润,搞艺术追求境界,谈恋爱追求痴情,起个笔名,这便是一种闲趣了。
    人出生后,都是长辈起名,有的随着家谱,有的跟着时代,俗也罢,雅也罢,情愿不情愿都这麽糊里糊涂过来了。
    我生下来是父亲起的名,出国后,是一位外国小姐给我起了个英文名,被人一叫,到象是一块名牌手表,好让我一阵脸红。在南非,摆摊时没起过摊名,开店一年多没有过店名,有客户来访,只能记得门牌号码。注册了个公司,到是起了个很好的名字,叫“来利。”结果被朋友戏笑了一番,你怎么不叫“来钱。”
    在生活中,街有街名,店有店名,六十亿人,同姓者多,但同名者少。公众场合,你大吼一声;“杨二姐”万人不动,只有一人应声,这时,你就要佩服起名的重要性了。我查过,文人的笔名大都是两个字,象鲁迅,巴金,老舍。小说里人物也都是两字,张飞,牛皋,李逵。戏曲里我还知道个王朝,马汉。这样的名字通俗易懂,即好记又响亮,。但轮到给自己起名时,我这才知道了难处。
    起个什么笔名,我也不知道,先从生活中找,衣食住行,吃喝玩乐,自然不行,又从兴趣爱好,个人专长找,还是没有。超脱些想,可是现时生活谁能超脱得开,嘴上说超脱容易,行动超脱难。起个法名吧又不信佛。我后来就在文人笔名中找灵感,文人有文人的笔名,搞艺术的有艺名,有的高风亮节,有的深奥莫测,还有的喻意深长。就是搞园艺的,也有个令人称绝的名字,叫“秋翁。”但别人用过的我不能用,别人叫响的名字我更不能叫,只听说过有仿制名牌产品,没听说过仿名人的名字。
    朋友中,姓王的有王伟,姓张的叫张杰,姓赵的叫赵亮,姓李的叫李明。我祖上姓封,叫“封建”不符合社会发展,叫“封存”做生意又不吉利。有一著名餐厅开业典礼,送给我的请帖写的是“丰”先生,看来老板是有意避“封”而就“丰。”常接到生意人电话,问我贵姓,我字正腔圆的告诉对方姓“封,”结果对方领悟半响说:“噢!原来你姓“宋。”
    为起笔名,我费了许多心思,想了很久,后来,我终于在笨想中觉悟了,大家都说,教书不一定写书,办报的不一定看报,坐牢当不了曼得拉,爱写不一定成作家,以此类推,我刚习文,不一定非要起个笔名呀。
    某日,写了首诗,急着发稿,时逢星期二,我突然来了灵感,终于给自己起了个连文豪也想不到的笔名,叫“周二。”这个名字很响亮又好记,读来铿锵有力,连一年级学生都会写。我为此而高兴,为此而得意,连自己都佩服起自己了。还专门在一次广众稠人处做了笔名介绍,谁料,有一文友为“周二”这笔名当场笑岔了气,吓的我再也不敢用了。
    2000年5月15日  写于约翰内斯堡[无聊斋] 

下一篇: 听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