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话住楼
发布时间: 2017-12-15 09:26:20 | 14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  出约堡城,往东走,逢EASTGATE东门购物中心,过小桥,往南转,就到了著名的BEDFORD GARDENS。这里是约堡最大的楼房住宅区,有高楼17幢,住户上千家,物业管理最佳,楼下有网球场游泳池各三处,树有百株...

  出约堡城,往东走,逢EASTGATE东门购物中心,过小桥,往南转,就到了著名的BEDFORD GARDENS。这里是约堡最大的楼房住宅区,有高楼17幢,住户上千家,物业管理最佳,楼下有网球场游泳池各三处,树有百株,大树成阴,小树成景,花开百种,四季不绝。凡有空地都植草坪,踏上去松松的,软软的,胜似地毯。
     我的家就住在这里,这里虽说没有别墅的舒适幽雅,也没有TOWE HOUSE恬静温馨,但是,这里芳草便地,落叶缤纷,人们生活在此,却都怡然自乐。
     春季,隔窗望楼下,绿的是草,红的是花,鸟在树上搭窝,蝶在花间翻飞,阳光明媚,春意盎然。有老人牵根细绳,引着小狗走在路间散步,青年人带着儿女在草坪上玩耍,融融阳光,悠然清闲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秋天,天高气爽得自然,晚上推开窗户,月在中天,放眼一望,天大地小,心远地自宽,约堡城灯火辉煌,尽收眼底。月光从窗口进来,满地银白,一屋雅静,冲杯淡茶,点支闲烟,夜,越显得静,人,越想得远。能似贤人养性牾道,俗人忘掉烦恼。
    夏天,楼房不通地气,所以这里人爱水,虽说爱水,但泳恣都差,好戏水而不善游泳。见天有人在水里玩,随便扑腾俩下就上岸,抹些油,往草地一躺,就晒起身体了。白人皮粗肉厚,晒一天,也晒不透,手往胸口一摸,还是凉的。也有小姐细皮嫩肉怕晒,支个洋伞,捧本闲书,拿着架子,或侧或仰,自取两便。有的年轻人性急,拿条浴巾,草地一放,猛一转身,扑入池中,溅起周围人一身水花,引起一阵娇骂,但是不会引起欧斗。有人水性好,一个猛子从北边游到南头,可惜动作笨拙蛮悍,有些象狗爬势。其实多数人不为游泳,就为多吸些地气。楼房高,易得天光而少地气,所以阳盛阴衰,住楼房的男人多掉头发,但很健壮,个个昂首挺胸,浑身有使不完的力,人人都去健身房抓杠举铁,只有使尽浑身蛮力,身体才能舒服。
     楼房屋子小,但人集中,显得家庭团结,很少听到吵闹,如有喧闹,轻者,临居就来敲门抗议,重者,会有警察凳门干涉。所以住楼房的人大都温文尔雅,礼貌有先,说话轻声细语,走道轻声碎步,长年听不到隔壁屋内的响声,只见灯明灯暗,不知里边住的是光脸还是麻子。正是[躲进小楼成一统,管它春夏与秋冬。] 虽然长期住楼房会故步自封,但能提高人的外在修养。
     楼房灰尘少,地板长期打蜡,地,越显得起明发亮带宝色,有小儿刚来不习惯,连摔三跤,索性座地不起,但一尘不染。
     楼房安全,因为楼下有警卫,凡有来访者无论黑白人氏,都要登记察问。都知道南非社会治安差,久治不安,但我住楼房半夜敲门心不惊,长长一梦到天明。
     楼房住惯了,忽然突发奇想,何不为楼房写一首赞歌。一日,约三朋,呼四友,都是住楼一族,七嘴八舌 ,海侃神聊,终于为楼房谱写了一首通俗的歌曲。
歌词是这样;住楼好,冬暖夏凉,春温而秋爽,不用买电扇,不用装空调,一年四季一条被褥一张床。
     住楼好,楼房高大,雄伟而无秀,结实而挺拔,傲然屹立,不婀娜妩媚,阳刚与它长伴随。还有人说;住楼好,居高临下,风起云涌,高瞻远瞩,岿然不动。住楼一族不乏舞文弄墨者,有位在海外呆有十年以上的先生,对住楼房别有鉴解,此人姓杨:名意远,特意为住楼房者填了一首词{忆江南}:人何在 楼高复重重 推门独揽天边月 临窗笑迎八面风 神游遍苍穹。这首词,意境深远,在住楼族中开始流传。
      另外,有一为侨界著名男声歌唱家尹云芳先生,根据东北民歌曲调,重新填词,取名《住楼好》。唱起来轻松自然,随心所欲。 

上一篇: 木瓢小记
下一篇: 老徐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