油茶
发布时间: 2017-12-15 09:10:37 | 220 次浏览 | 分享到:
朋友至陕西来南非,乡党见面非常亲切,先是一阵问候,后是一阵寒喧,一问一答,都是陕腔秦调,原汁原味的西安话。谝了一阵闲传,临走,朋友送我些家乡礼品,包了一兜,回家打开一看,其中有一包油茶,还是牛骨髓油茶...

朋友至陕西来南非,乡党见面非常亲切,先是一阵问候,后是一阵寒喧,一问一答,都是陕腔秦调,原汁原味的西安话。


谝了一阵闲传,临走,朋友送我些家乡礼品,包了一兜,回家打开一看,其中有一包油茶,还是牛骨髓油茶,噫,这可是好东西。油茶分牛油茶,羊油茶,牛骨髓油茶属油茶中的上品,是西安市的名贵小吃,多少年都没喝过了。只记得上中学时常喝,那几年,中国跟苏联不和,听说苏联这个修正了的社会主义国家想侵略中国,领导者便提出了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口号,全部学生都要经过军事训练,遇打仗也好应变,于是就学起了解放军,野营,拉练,路宿,支锅点炊,自己做饭。那时侯学生军事训练人人都背着干粮袋,装些油茶,锅一支,水烧开,往里一倒,一搅和就能喝。现在有二十多年没喝了。
    第二天,正好早餐全无,我便打开了昨晚的油茶,水烧开,我拿了一个景德镇的青瓷老碗,放了八勺油茶,用煎水猛一冲,赶紧就搅,不搅就有疙瘩,而且要一个方向搅,不能乱搅,乱搅汤泻不稠,水还要刚好,太少,就成了浆糊,粘牙板嘴,太多,稀汤泻水,没味。我有过去的经验,冲的稀稠正好,能挂汁成线,用勺一扬,热气出来了,好家伙,满屋香气,朝碗里一看,油茶呈黄色,水沉油轻,牛骨髓的油漂了一层,芝麻粒,花生仁,核桃渣浮了一碗,在碗里正顺时针旋转。端出来,桌子上一放,先尝了一口,没味,可能是夜里烟抽多了,又放些盐,这下味道全出来了。油油地,咸咸的,还有点麻,喝两口,咬一颗花生,咯蹦一声,嚼起来另是个味,再喝一勺,咬些芝麻,又是一香,喝到碗底还有几粒牛肉丁,连吃带喝,那个香,哎呀,把生日都忘了。
    上班后,十点半了,好家伙,满嘴还有香味。给公司外国朋友一说,传开了,有人偷偷跑去约堡中国茶庄买,结果被吼了出来。
    其实,油茶是北方人的一种早点,就象广东人说的喝早茶。